把手给我。

    大巫师大概是没有听明白叶知秋所说话的意思,站在虚空之中,目光深邃,就那么看着叶知秋。

    他在思索这一柄传说中的诛仙剑究竟要搞什么。

    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情仇,他凭什么要将自己的手给这一柄剑?

    “其实我是想帮你的,因为这些年三族圣物之所以丢失都是因为兽妖的原因,他要是想复活,五件圣物必须收集齐全,而如今,似乎剩余的圣物都在你这里。”

    叶知秋说着话,观察着大巫师的神情变化。

    大巫师的神情果然发生了变化,从震惊到戒备,到了最后又变得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诛仙剑道友想怎么帮助我们,要不我们将这两件圣物交给你?”

    大巫师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就不担心我跟兽妖是一伙的?”

    叶知秋呵呵一笑。

    “当然担心,所以我必将拼尽一切守卫圣物,要想夺取我族圣物,那只有一个办法,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

    反转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叶知秋没想到这个老头子居然这么皮,居然敢戏弄大名鼎鼎的诛仙剑。

    “我如果要夺取你们的圣物,你是不会留下任何东西的。当然,我可以选择将你们的圣物毁掉,如果真的是只有五件圣物合一才能使得兽妖复活,那就毁灭一件不就行了。”

    “兽妖被炼化之后的圣物哪是那么容易毁灭的?”

    大巫师看这柄剑还没有动手的打算,内心里却有许多的防备之意,他伸手一招,一根漆黑的木杖便到了他的手上,在这木杖顶端,还镶嵌着一块非金非玉的奇异石头,一种种奇特的气息在这木杖与石头周围旋绕着。

    这在苗族部落中被称为巫力。

    这种力量本属于兽神,在被神女玲珑净化之后成了巫族部落可以使用的力量。

    这便是变废为宝了。

    叶知秋感受着这种力量,心有所动,他似乎从这种力量中感受到了一丝其他的东西。

    比如……造化之力。

    叶知秋其实知道一些兽神与玲珑娘娘的事,比如兽神是玲珑一手制造出来的,可以说是她的孩子,但是最后玲珑又不得不亲自封印镇压他。

    因为造出兽神的玲珑娘娘并无法做到长生不死,而兽神却因着自身的特殊性可以长存世间,玲珑娘娘知道自己要是一直活着兽神并不会作乱,而一旦她死去她很难保证兽神会不会涂炭生灵。

    而且,她几乎可以肯定兽神一定会涂炭生灵,因为兽神是天地之间戾气加着她的造化之力而生,天地之间戾气不灭,兽神便很难死去,也因着这戾气,兽神向来有着杀戮破坏的欲望,这种欲望会在她死后让兽神发起一场浩劫。

    玲珑娘娘的一生活在矛盾之中,为了长生,造出了兽神,为了天下苍生又不得不亲自出手封印兽神,一方面,她又不希望兽神复活,所以南疆五圣器分别给五勇士,不让五圣器重回镇魔古洞,一方面又希望兽神重生成人,黑木和黑虎俩人都只知道玲珑娘娘一方面的想法,所以一个人阻止五圣器重聚,另一个人帮助兽神重聚五圣器。

    “造出了自己不可控的东西啊。”

    叶知秋想着过往发生的那些事,也算是相爱相杀,当然玲珑娘娘到底有没有爱上兽神,他其实不太清楚,但是最终,兽神还是死在了玲珑娘娘手下,而玲珑,也由此而死了。

    叶知秋自然知道,若是如今的兽神复生,他一定会让全天下为玲珑娘娘陪葬。

    昔年的玲珑娘娘为了天下苍生而死,当兽神有朝一日复生的时候,他也会让天下苍生为玲珑陪葬。

    只是,天下苍生实在是有些路人甲,还有些无辜。

    你们造你们的,不要危害我们,但是为什么你造出来的东西危害了别人,而造出来的东西还要毁灭我们?

    天下苍生表示自己家里坐,祸从外地来。

    “兽妖的尸骸,玲珑娘娘的净化,不知道能不能抵挡住这个东西。”

    叶知秋没有使出自己的绝招,而是从他的剑身之中召唤出玄火鉴来。这万火之精,据说将它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之后,可焚天灭地。

    他的心神动念,开始祭出玄火鉴。

    开局一盒子,心念微动便是八荒火龙现世。

    八条火龙的出现,立刻引得整个部落嘈杂不已,许许多多的族人见着那天上的八条龙,惊慌失措,一时之间,先前祥和宁静的世外桃源哭喊声一片。

    “你让他们不要激动,躲远点就行。作为一柄好剑,我不伤害无辜。”

    叶知秋看着地上哭喊声一片的百姓,摊了摊手,如果……他有手的话。

    “你居然有玄火鉴!”

    大巫师又是震惊不已。

    他觉得过去无数年的震惊还没有今天这一天的震惊来得多。

    他震惊于诛仙剑有了灵智,震惊于诛仙剑知道的很多,震惊于诛仙剑居然还能掌控玄火鉴。

    这个世道变得真是太快了。

    “罢了,这骨玉便交由你去毁灭,其他的族人退避三舍,不要逗留。”

    大巫师感受着空气中的炽热温度,口唇都有些发干,他将骨玉扔了出去,带着黑杖远离了八荒火龙中心。

    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先前说过的话。

    要想夺取我族圣物,那只有一个办法,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这骨玉其实是我夺了黎族的圣物,不算我族的,所以没关系。”

    大巫师的心中这样想着,而他也知道,一柄诛仙剑加上玄火鉴,那几乎代表着难以战胜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对着他甚至都没有必要说假话。

    “那就让我来看看你们的圣物,兽妖的骨头到底有多硬了。”

    叶知秋开始催动八荒火龙,要彻底炼化骨玉。

    天地之间的温度上升的很快,大概是从温暖如春的天气一下子到了烈日,然后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一百度,几百度,一千度,几千度,一万度,或许到了几万度。

    叶知秋自己也无法预算八荒火龙吞吐下的温度到底有多少度,只是他知道这里的温度到了一个无比高的地步,到了这里几乎被燃烧成了一片虚无。

    所谓的骨玉,不到一个刹那,直接被净化的一点不剩。

    “玄火鉴,竟恐怖如斯。”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489/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