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一时间僵持了起来,虽然齐人是被包围的一方,但是这些土人显然警惕性很强,并没有轻易的发起进攻,或者进行任何攻击的迹象。

    林间充满的诡异的气氛,齐人心中早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若是不早点打破这种僵局,时间拖的越久对自己就越发的不利。

    而这时,土人中一名身材比较高达的男人高声的说了些什么。

    但毫无意外,他们的语言,齐人每一个能够听懂的。

    那男人见此,有说了几句,见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那男人指了指对方,然后对着自己的脑袋比划了几下。

    齐人的那金属头盔,让他很感兴趣,想要弄过来一个仔细瞅瞅。

    排长表情有些凝重,对方既然没有攻击的意思,自己若是贸然发起攻击,很可能会害死自己的属下。

    现在已经失了先机,即便是自己这边再能打,也无法保证能在近百名土人的包围中成功的逃掉。

    权衡利弊,排长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将自己的头盔摘下,朝那男人示意了一下。

    那男人见此,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让身旁的一个土人去将头盔拿来。

    看着土人将头盔从自己手中拿走,齐人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接过头盔,土人男子敲敲打打了一番,独特的金属质感,来自初级工业流水线的艺术,让他对这顶头盔爱不释手。

    学着齐人的模样,将头盔戴在脑袋上。

    那些土人顿时兴奋嗷嗷怪叫起来,在齐人听来,这声音如同恶鬼在哀嚎。

    土人男子显然对这件礼物很满意,将自己脖子上佩戴的兽牙项链摘了下来,让人送到排长的手中。

    土人的这个举动不仅让齐人面面相觑。

    很显然,双发发生流血事件的可能性应大为降低,江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都已经过了一年了,再有一年多的时间,就要返回齐国了,他可不希望,自己毫无意义的死在这些土人手上。

    如果能平安的度过这次危机,他决定有机会一定要拜拜神才行。

    简单交易,让双方之间的或要闻慢慢的消散。

    那土人首领对着自己的族人说了些什么,之间那些拿着各色武器的土人,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面带笑容的看着齐人。

    既然对方决定示好,排长自然不会脑残一般的做出什么让双发发生误判的举动。

    也爽朗的笑了笑,示意自己很喜欢这串项链,即便在他内心中,根本不觉得这东西能值几个钱。

    一场冲突化解于无形,队员们纷纷松了口气。

    放下武器的土人们,露出憨厚的笑容,好奇的向着齐人为了上来。

    队员顿时很紧张,下意识就要挥刀自卫。

    但是排长却轻声道:“别乱动,这些人不会攻击我们。”

    果然那些土人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围着齐人左看右看,时不时还对探险队员摸来摸去。

    一会扯扯头发一会儿摸摸胳膊,仿佛在验证这些人是不是人类一般。

    江流被四五个土人包围着,只能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内心已经不爽到了极点。

    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只能努力的作出友善的表情来。

    很快刚才还准备厮杀一场的两方人马,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相互的说着对方都听不懂的话。

    土人很是热情,那个明显是头领的土人男子,让齐人跟着他们回到自己部落,并示意到了哪里,准备大吃一顿。

    江流看着那些野蛮无比的土人,觉得他们比划的吃,不知道是让自己吃东西,还是准备吃自己。

    这二者的含义大不一样,想到自己很可能会变成一坨大便被排泄出去,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他很想让排长不要跟他们走,但是现在的这种情况,说了也许情况会更糟。

    江流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同伴,在土人的带领下穿过一条小河,消失在这片密林之中。

    这里的土人,和北方温带的那些部落很湿不同,虽然他们从外表上来看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但是跟着他们一路走来,江流都在观察他们。

    同样都是极其落后的文明,但是这里的人显然要比北方的那些文明程度要高级一些。

    知道见到了土人的部落,江流更加的确信了这一点。

    这个部落的规模很大,被开拓出来的空地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茅草房屋。

    人口规模看上去将近一千人左右的样子。

    这个规模,即便是当年中原部落联盟时期也算是一方颇有实力的诸侯了。

    而且这个部落已经学会了圈养动物,甚至在不远处,还有些不知道什么作物的东西生长在那里。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很明显绝对不会是野生的。

    在部落的中央,一个用泥土堆积成的高台,可以说是土人部落最为醒目的建筑物,只是具体的用途为何。

    粗略的观察一番后,江流给这个部落的评价是实力很强,这让他对自己处境越发的悲观起来。

    齐人的到来,和在北方的部落一般,瞬间就引起了土人的围观。

    虽然齐人的样貌和土人看上去差不多,但是二者双方还是又细微的差别。

    在土人头领的呵斥之下,围观的土人只是在远远的观望着,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江流等人被安排在一处空地上,等了很长时间,却没有一个土人来告诉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黄昏时分,那个疑似这个部落首领的男人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这一次,在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装扮奇特的人。

    这个人戴着华丽的头饰与肩饰,而且面部被造型夸张的面具所覆盖,手中拿着一个金灿灿的手杖。

    “#**(#(#))#)!”

    这个人开口说了一番话。

    见齐人很湿茫然的样子,对那疑似首领男人点头示意了一下。

    那男子见此,用肢体语言和齐人展开交流。

    双方发挥了自己最大的智慧,来理解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在极其艰难的沟通中,众人只能大致猜出对方想要的部分意思。

    其一就是他们在询问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另外让齐人不太确定的是,好像这些人要和自己交换什么。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62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