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世间安有两全法

小说:吞海 作者:他曾是少年 我要报错
    离开同门巷后,纪欢喜便出奇的沉默。

    她低着头,双手捏着自己的衣角,像极了做错了事的孩童,诺诺的跟在江浣水与魏来的身后。

    颤颤巍巍走出一段距离后的江浣水似乎意识到少女的异样,他停下了脚步,搀扶着他的魏来也停了下来。

    老人回头看向少女,脸上露出笑容:“女娃子,快些,怎么连老头子都走不过啊?”

    低头想着心事的纪欢喜闻言一愣,抬头看向老人,似乎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善意,她强在自己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然后迈步走到了老人的身旁。

    江浣水见状,这才再次迈步。

    “老岳这个人性子轴得很,认死理,当年那一战,对他的打击着实大了一些,女娃子莫要见怪。”江浣水活了这么多年,在这波澜诡诞的大燕朝堂沉浮数十载却依然屹立不倒,眼力自然是极好,只是一眼便看出了纪欢喜还在为方才那番无疾而终的争论耿耿于怀。

    纪欢喜也不点头,只是皱眉问道:“当年齐楚大军围拢玉雪城,六十万大军号称可踏平大燕,其中有齐国神将齐未龙与大楚神将马诺二人领军,二人都是圣境强者。我曾在龙骧宫的藏书中看过关于此战的记载,言说当时的大燕朝廷,都已经写好了降书,朝廷上下并无一人认为此战能有半点胜算。可最后,岳老将军却是硬生生的抗下了六十万齐楚联军,在牺牲了十余万三霄军后,将之击退。”

    “而从那天起,岳老将军也没了音讯,朝廷上的记载言说是岳老将军战死沙场,但……”

    说道这处,纪欢喜的眉头又皱了皱:“但若是如此,以岳将军的功绩,足以入驻燕庭的祖庙,可无论是书中的记载还是关于岳老将军的一切都在这里戛然而止。曾经我还以为是岳老将军在玉雪城一战之后神魂俱灭,即使朝廷想要请回他的阴神都办不到,今日得见将军,才知他是对我大燕朝廷失望透顶……”

    听闻这番话的江浣水侧眸看了少女一眼,微笑道:“女娃子年纪不大,倒是忧国忧民。”

    纪欢喜苦笑的朝着江浣水拱了拱手:“还请州牧告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浣水愣了愣,幽幽说道:“一边是兵强马壮的数十万大军,与两位圣境大能,一边是十来万方才经历过蛮鸿关之战的残部与一位堪堪七境的统领。”

    “女娃子觉得这场仗,能赢吗?”

    纪欢喜摇了摇头:“这也是晚辈的疑惑,即使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当初的岳将军是怎么赢下这场大战的。”

    江浣水停下了脚步,侧头看着纪欢喜,他那浑浊的双眸在那时眯起,狭长的眼缝中某种深邃的光彩闪动。

    “代价。”他这样说道,声音压得极低,低得与平日里那个万事都处变不惊的州牧大人大相径庭。

    “代价?”纪欢喜听出了老人语气中的异样,却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可老人却接着言道:“大得让一个刀客,从此再也握不住刀的代价……”

    ……

    魏来皱着眉头想着心事。

    他并不想否认自己并没自己表现得那般讨厌纪欢喜,平心而论就从在那古桐城相遇以来,这个少女并未真的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也并未给魏来带来过什么麻烦。但他毕竟难以猜透这少女的心思,更何况她还是金家那边的人,魏来下意识所表现出的疏远,更像是一种自我保护。

    他暗觉这个少女的可怕程度其实完全不亚于敖貅……

    也正是因为如此,对于江浣水将这少女带在身边的行径,尤其是还窥探到了那位岳平丘还活着的秘密的事情,魏来当然满心疑惑。

    他愈发的弄不明白自己这位外公到底是深藏不露,还是真如纪欢喜说得那般,他的年纪已经大到了,不愿也不能再参与大燕这趟浑水的地步,那此行是否便意味着自己的外公在对金家示好呢?

    思虑着这些的魏来,忽然觉察到被自己搀扶着的老人停下了脚步,他一愣,看向老人,却见江浣水正眯着眼睛看向身旁的某处。

    魏来下意识的将目光顺着老人望去的方向看去,他的身子在那时一震……

    大抵是之前想着心事的缘故,迈步而行的魏来只是低头赶路并未注意周遭的状况,加上经历方才之事,众人都有些心事,一路上沉默不语,魏来也就未有注意到底走到了何处。此刻侧目一看,眼前赫然是那座之前由袁袖春督建而起的乌盘龙王神庙!

    那一日,袁袖春摆开仗势,引来了诸多宁霄城百姓,浩浩荡荡的就要将那乌盘龙王的神像抬入庙中,却被魏来一刀斩断了神像的头颅。之后虽然敖貅亲临,但江浣水也在那时出手,平息了此事,而敖貅入主宁霄城,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昭月正神的最后一步,也就此搁浅。

    可此时此刻,当魏来再看向那神庙中时,他能清晰看见神庙的庙门之中,那座龙王神像傲然挺立其中,甚至还有香客在神庙中虔诚叩拜。

    “大概是魏公子去往山河图的第七日,金将军便命人将这尚未完工的神庙彻底修缮,又命工匠连夜造好了神像,请入了宁霄城,如今,敖貅已经是宁州名正言顺的昭月正神了。”似乎是看出了魏来的疑惑与惊讶,纪欢喜走上前来,在魏来的身旁轻声言道。末了似乎还觉不够,又看了一旁的老人一眼,补充道:“是州牧大人亲自批下的公文,应允此事的。”

    魏来的身子再颤,他的另一只手在袖口下握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看向那神庙的眸中如有烈炎喷射。

    “毕竟是朝廷册封的昭月正神,行事是偏颇了一些,但朝廷的意思摆在那里,老朽岂能违背,只是希望这位昭月正神能不辜负姑娘与朝廷的厚望吧。”就在魏来的心头怒火翻涌之时,身旁的老人却忽的慢悠悠的言道。

    魏来闻声方才回过神来,他的脸色一变,深深的看了一旁的老人一眼,废了些力气方才将翻涌在心头的不满与疑惑压了下去。

    “走吧。”老人见状这般说道,魏来点了点头便再次搀扶起江浣水,朝着老人指引的方向走去。

    ……

    时已近春日,宁霄城却依然下着小雪,加上天色渐晚,夜风夹带着寒意。

    魏来有些担心江浣水的身子若是着了风寒,恐怕会加重病情。他有意询问对方是否需要回到州牧府,但老人却出奇的固执,拒绝了魏来的提议。

    魏来缄默,他与江浣水之间的误会按理来说早在去往山河图之前便已经解除,但多年的来芥蒂,让魏来很难与之如寻常祖孙一样相处。就譬如此刻,他明明担心着江浣水的身子,可问过一次,被老人拒绝之后,便不知当如何再次开口。

    很快三人便来到一处偏僻的巷口,天色已晚,时间已经过了亥时,又加上那些苍羽卫的存在,此刻的宁霄城已然是行人寥寥,但那巷口的拐角处却有灯火照耀。

    “那处摊子是宁霄城的老字号了,店里的炸酱面好吃得很,你娘小时候就最爱吃这东西,每天都缠着我,弄得我烦不胜烦。”

    “我那时忙着政务,脱不开身子,便躲着她……可后来啊,她遇见个家伙,就承诺日日给她做炸酱面吃,这就把你娘给骗走了,想想,怪可惜的。”江浣水的声音在那时响起,老人慢悠悠的说着,脸上到并无任何惋惜之色,只是满满当当的充斥着缅怀与某种淡得几乎察觉不到的悲伤。

    那种隐匿的情绪,若非老人说道此事时,魏来同样有所感的话,恐怕他也无法察觉……

    关于他的阿娘,那个叫江柔的女人,魏来有太多关于她的回忆,而这些回忆都在那一天夜里,被一场大水冲走。

    他很少很少的去回忆关于他娘与他爹的一切,因为每当他这么做了,绵延的回忆总会归结到那一天的大水中,愤怒与痛苦会撑破他的胸膛,而他却无能为力。他很明白,他还不是那尊神只的对手,他还得隐忍,而隐忍最重要的便是足够冷静。他害怕愤怒会冲垮他的冷静,所以便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看。

    但此时此刻,江浣水的提及让他不可避免的再次想起了关于他娘的点点滴滴,他的拳头紧握,低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让它入驻宁霄城?”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即使是站在一旁的纪欢喜也将他所言之物听得真切。少女愣了愣,面色古怪的盯着眼前这对爷孙,她隐隐预感到某些冲突会发生在这里。

    可显然,她低估了那位如今已经温顺得像一只绵羊一般的雄狮。

    老人对于魏来的询问置若罔闻,他伸手指了指了不远处的面摊,言道:“吃一碗吧。我好久没吃过这家的面了,今日闻到了这香气,不觉有些馋呢。”

    魏来当然明白江浣水并非没有听到他的询问,只是自己这位外公有意岔开话题而已。

    他皱了皱眉头,终究是压下了心头的怒气,沉着心神点了点头。

    ……

    面摊并没有招牌,店家显然是正儿八经的寻常百姓,年过四十的夫妻二人并无一人认出了江浣水,只是当做客人热情的招呼。

    两人很快便起了火,不消半刻钟时间三碗热腾腾的炸酱面便被端了上来。

    撇开刚刚的不快,魏来却得承认,这家炸酱面确实不错,还未动筷只是闻着那香气便叫人食欲大动。

    魏来正要动筷,可身旁的老人却言道:“这家的炸酱面,得就着衡珞街白家的酒才好吃,阿来劳烦你跑上一趟,去衡珞街白家酒铺给我打二两酒来。”

    魏来一愣,侧头看了看身旁的老人,可老人却已经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半点听魏来言说的意思。魏来面露苦笑,却不得不应允老人,他点了点头,站起身子,迎着风雪便快步离去。

    魏来的脚程极快,只是眨眼光景便不见了踪影,这面摊上除了还在不远处忙活的夫妻,便只余下了纪欢喜与江浣水二人。

    纪欢喜将这番情形看在眼里,一双漂亮的眼睛眯起,她也放下了碗筷,沉眸看向江浣水:“州牧调开魏公子,是有什么事要与晚辈讲吗?”

    老人头也不抬,哧啦哧啦的喝面声响彻,好一会之后,才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这语气平淡的几个字眼却让纪欢喜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她愣了愣,用了约莫三息的时间收起了辩解的心思,然后又过了一会才组织起措辞,低声道:“我已经给娘娘修书三封,让娘娘收回成命,州牧放心……”

    纪欢喜这样说着,但话还未说完便被老人所打断。

    “你很信任娘娘?”

    纪欢喜应道:“我没有理由不信任她。”

    “也对。”江浣水点了点头,脑袋在那时抬起,直视向少女,那一刻,纪欢喜有些恍惚,仿佛她又看到了那头让北境伏首的雄狮。但这样的错觉只持续了片刻,便消失不见,老人苍老得有些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就别在写信了,她不会听你的。你信任她,但你并不了解她。”

    “七天的时间够了。”

    老人这话让纪欢喜的心头一跳,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让老人洞察到了他们的计划。而更让她心惊的是,她忽的记起了方才离开通门巷时,老人与岳平丘的七日之约……

    她沉下心神,平复下心头翻涌的情绪,好一会之后方才再次看向老人,疑惑问道:“州牧难道一点都不怕吗?”

    “怕什么?死吗?”江浣水眯着眼睛,笑问道。

    “当然怕,所以这不就赶在金将军杀我之前,来吃上一碗这炸酱面吗?”

    纪欢喜愈发的困惑,她皱起了眉头:“可州牧可以做些事情的,只要你愿意……”

    这一次她的话,再一次被老人打断:“女娃子啊。”

    老人这般说着,看向她的目光意味深长,仿佛要将少女看得透彻一般。

    “你很聪明,但你要做的事情,光靠聪明可不够。”

    “这话本来是想对阿橙那孩子说的,却不想先用在了你身上。”

    “记住咯。”老人说着,慢悠悠的取来桌上装着醋的调味罐,给自己碗里倒上了些许,又才幽幽言道。

    “这世上从来没有两全法,对你来说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

    “再聪明,都没有。”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684/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