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末末在三月七号下午被送进医院,桑归雨和Fa

    y他们赶到的时候,她就淡定地躺在病床上,还笑着说这日子好啊,她正愁不知道给娃娃取什么小名,小七、三七或是田七听起来都特别可爱。

    可惜她高兴地太早了,白天羊水破了进医院,可到了晚上才开始肚子痛,什么时候生还不一定呢。

    桑归雨想在医院里待到她生出来,可是裴沐航不许,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熬夜,又在Fa

    y说好会第一时间通知她的保证下,只好先回去了。

    Fa

    y想要留下来,闻人只能陪着她。

    王末末的体重超标,医生不建议顺产,但是为了生个健康宝宝她想自己试一下,完全忘记了时间不等人,等宝宝被抱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等她休息了大半天,醒过来,缓过神,再想到今天的日子,才意识到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今天是妇女节。

    她家娃的生日是妇女节,说出去会不会被同学笑啊?

    王末末还没见过宝宝一眼,已经开始担心他日后在学校的生活了。

    “宝宝呢?”

    “妈在看着。”高梧修伸手为她整理了一下发丝,满脸心疼。

    “快把儿子抱来我看看。”王末末本来喜欢女孩子,后来被桑归雨影响,也想要个男孩了,准备的衣服都是男宝宝的。

    “不是儿子,是女儿。”桑归雨开门进来,正好听到她的话。

    “女的?不是吧?”王末末有点不相信,再看向Fa

    y,见她点头,终于相信了。

    那她的衣服不就白买了,王末末难掩失望,看见高梧修黑着脸,立马改口,“女儿好,是贴心的小棉袄。”

    她一夸,高梧修的脸色就变好了,好似想到了什么,笑得像个情窦初开的愣小子。

    王末末默默感叹,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这话可一点也没错,这才来一天,就抢了自己的地位。

    高梧修起身给桑归雨让位子,然后把房间留给她们就去看女儿了,裴沐航也跟着过去。

    桑归雨坐下来,问她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疼,听她夸张地描述,心里开始怕怕的。Fa

    y原本还想着她们都有了,自己不能落后,也想要一个,昨晚听她哭喊着叫痛,心有余悸,现在还缓不过神来。

    其实王末末也没说什么,她性子都是朝前看的,过去了的都不喜欢去回忆,更何况是痛苦呢。

    她关注的点是今天的日子。

    “为什么是三八妇女节啊?我的宝宝不能叫田七了。”

    桑归雨的嘴角抑制不住地抽了抽,这个重要吗?生孩子还要挑日子?能够健康地生出来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很快,王末末的妈妈把宝宝抱了过来,放在王末末旁边,因为事先想的都是男孩子的名字,这突然来了女孩,措手不及,宝宝连个名字还没定,就直接叫了宝宝。

    期待那么久,终于见到宝宝,王末末安静端详着,好似要把宝宝的样子刻在脑子里,可是她太小了,皮肤红黑红黑的,皱皱巴巴的没长开,看不出什么面部特征,让王末末有点苦恼。

    桑归雨凑了过去,想碰碰她,伸出了手又不知道碰哪里合适,怎么哪里都娇娇嫩嫩的,不好下手啊。

    “为什么这么丑?”王末末有点泄气,“女孩子长成这样以后怎么办?”

    “哪里丑,明明很漂亮。”桑归雨不认同道,许是怀着孕,母爱泛滥,她是觉得这宝宝怎么看怎么可爱。

    刚抱过来的时候裴沐航也看了一眼,是觉得丑,不过别人家的孩子他不好说,当听到桑归雨夸宝宝漂亮的时候,他直觉这是善意的谎言。

    可再看她真诚的表情。

    只能解释这是高级的谎言。

    同样坚信这谎言的还有高梧修,当他第一眼看到女儿的时候,就觉得她是这世界上第一美的人,连王末末都被挤到了第二位。

    高梧修从外面进来的时候,桑归雨自动退出了最佳观赏位,走到了裴沐航身边,让他们一家三口挨在一起。

    丈夫、妻子和女儿,感觉好圆满。

    再看她的婆婆妈妈们,虽然彼此还有分歧,站在病床的两边,但是为着同一份幸福,相互妥协,日子还能平静地过下去,桑归雨由衷替王末末感到高兴。

    王末末为着男孩女孩纠结,又为着三七三八纠结,哪有心思再想个可爱的小名,后来就一直叫她宝宝,叫到宝宝受不了宝宝这个幼稚的小名,才开始叫大名。

    因为她坚持顺产,撕裂伤比较严重,就住了一个礼拜的医院,期间最重的任务就是给宝宝取名字。

    其实宝宝生出来后婆婆就跟公公说了,他在村里问了算命的,说什么五行缺土,坷、坤、培都不错,不过因为缺土严重,最好是圭或者垚,又按着辈分带一个“忠”字。

    高忠圭?高忠垚?

    这名字实在不是一般土,简直土到爆!

    王末末内心是崩溃的,面上却牵动不了一丝表情,完全不想搭理婆婆。

    不过女孩子是进不了族谱的,自然也就连这个“忠”字都没有资格用,听到婆婆委婉转述,王末末这才有了点反应,扯了扯嘴角。

    我谢谢您了,没资格好啊,这么高贵的名字还是留给有资格的人吧,我家宝宝就随便一点好了。

    她不置可否,瞥了一眼高梧修,保持最基本的微笑,视线呆愣地投到了天花板上。

    高梧修知道她不高兴了,他自己更不高兴,截住了母亲的话匣子。

    “这么难听的名字怎么配得上我女儿!”

    儿子都这样说了,婆婆也就不聊名字的事,岔开话题问王末末要不要喝汤,强调这对下奶特别好。

    接连喝汤,王末末早就喝腻了,但是想到对宝宝有好处,怎么样也要喝一点,只是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受不了,闻到那味儿就觉得恶心,忍着咽下一口突然又反呕上来。

    高梧修连忙托住碗,拿了纸给她擦拭,“喝不下就不喝了。”

    他不愿意看到末末勉强自己,又不是没有奶,实在不行就吃奶粉,没必要受这份罪。

    不想老婆受罪,也不想听自己母亲唠叨什么白费了工夫,这汤汤水水最后都进了高梧修的肚子。

    后来,坐完月子出来,桑归雨就发现王末末瘦了很多,高梧修胖了不少。

    王末末生了,桑归雨总想着去看她和宝宝,如果裴沐航在,可能十次会有九次被他用各种理由打消念头,如果Fa

    y在,那就不一样了。

    未免Fa

    y总是鼓动桑归雨出门,裴沐航只好想尽办法把人带到公司去,可是去了公司没人理她,觉得没劲还会自己跑回来,然后带着桑归雨出门玩。

    没有办法,他只好勒令闻人休假带小妮子出去旅游,去哪里去多久都没关系,最好是别回来了。

    Fa

    y走之前被桑归雨狠狠唾弃了一把。

    “就数你心思多,为了男人连闺蜜也要利用。”桑归雨丢了个毛线帽给她。

    他们这次打算去滑雪,正在收拾行李。

    桑归雨比较宅,天冷的时候更是哪里都不想去,偏偏Fa

    y像是多动症患儿一样,每天早上就开始问她要不要去哪里哪里,问得她都烦了。

    Fa

    y那点小心思根本藏不住,每次她告诉裴沐航自己要出门,然后闻人就回来,然后某个小女人就开开心心地忘记要出去玩的事,顺便把她也忘记。

    一次两次没感觉,多了自然就明白了。

    “哎呀,我的好嫂子,你就当是行善积福,帮帮我这个可怜的小女子吧。”想到要和大叔一起出门,Fa

    y就乐得不行。

    “他那么忙,我们都从来没有好好约会过,也没出去玩过,好惨的。”

    “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记得前不久闻人还丢下公司的事去你家陪你,还有圣诞节……”别以为孕妇的记性不好。

    她的旧账未翻完,Fa

    y已经拖着箱子落荒而逃了。

    桑归雨和王末末打了电话,视频的时候发现高梧修也在家里,所以现在的情况是闻人陪着Fa

    y出去玩,高梧修在家照顾老婆孩子,然后裴沐航一个人在上班?

    记得以前在起航的时候,都是这两个人帮他分担工作,那现在不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这是想累死领导吗?

    桑归雨清丽的眸子闪现不满,和老妈一商量,桑母果断赞同她多关心一下裴沐航。

    做母亲的无非希望女儿能够婚姻幸福,家庭美满,桑母依稀还记得当初丈夫背叛自己时的说辞。

    “你关心过我吗?我上班那么晚回来,就给我吃一碗菜饭,只顾着自己睡觉,我的累你懂吗?体谅过吗?”

    他质问的时候,桑母自己也无法回答,在她的认知里,她一直把丈夫宠得像大爷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她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发生这样的事,只觉得那些年自己也好累,洗衣做饭,辅导孩子,明明有丈夫又好像只有一个人。

    说到底还是她太傻,以为只要顾好家里,做好他的后盾就可以了,没想到其实男人也像孩子一样,他可能不需要家里的地板有多干净,只希望在疲惫的时候知道有个人还在意自己。

    他们都是沉默寡言的性格,对于爱,也许很深,却不懂得表达。

    时常隐忍退让,一旦开始表达,便是一次大爆发。

    桑母摇摇头,盖上锅盖,过去了她也没什么好追悔的,只是不希望女儿重蹈覆辙。

    “这样炖一个小时就好了吗?”桑归雨盯着砂锅,巴不得立马能够好。

    她想给裴沐航弄点好吃的,不相信自己的手艺,就缠着老妈做。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699/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