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公子这个模样,看起来仿佛没有身穿甲胄带兵出征的那股杀气和狠劲儿,甚至显得过于平静。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不过正是这份平静,才让人觉得异常的沉闷,仿佛让人透不过气来。

    公子这根弦绷得太紧了。

    张真人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要如何开口,或许拿到张家的药丸就会好许多。

    宋成暄驱马前行,张真人立即跟了上去。

    ……

    江永背着包裹向前走去,国舅爷命他想方设法出城。

    如果张家没事,他自然要回来,张家出事他也会得到消息,到时候将手中的物什毁掉,找个地方殉主,一切就算了结。

    国舅爷将这托付给他,他死也不能出差错。

    江永这样想着,忽然感觉到背后的人仿佛少了些,他转头向后看去,走在官路上的人确实越来越少了,也就是说现在出城的人要被官兵盘查。

    这样的动静不是好事,江永感觉到了危险,立即加快了脚步。

    ……

    京城城门口已经有官兵守在那里,不管是商贾还是百姓都要经过盘查之后才能放行,很快城门口就拥堵起来。

    张玉慈下了大牢,张府进了官兵,前去抓捕、审讯张玉慈的是宋成暄,这透露出一个消息,皇帝这次是来真的,张家不会像往常一样轻易脱身。

    甚至还有流言,张玉慈给于皇后下毒,皇上因此大发雷霆,张玉慈已经被迫服了同样的毒丸,定然活不成了。

    今日上朝,不会有人去保张玉慈。

    京城是个敏感的地方,达官显贵一个比一个聪明,有半点风吹草动,人人都会想方设法自保。

    现在所有人的话题都与张家有关。

    张家根深蒂固,稍稍动一动,就会让人觉得地动山摇。

    不远处,刑部尚书程如海和李煦站在那里。

    程如海对李煦这个下属十分满意,李煦早就向他禀告,常悦十分可疑,他也将这些密奏给了皇上,张家落得这样的结果,他们暗地里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程如海看着开始骚乱的京城,拍了拍李煦的肩膀:“为皇上办事,不会少了你的前程,你一会儿带人协助顺天府衙门将可疑的人都拦下。”

    李煦应了一声:“大人这是要进宫去了吧?”

    程如海点点头:“我先将外面的动静禀告给皇上,然后就守在值房中,我们放出去的眼线若是有什么动静,你立即让人将消息送来,我也好去面圣。”

    李煦道:“属下明白。”

    程如海露出笑容:“你是赶上了好时候,皇上布置了这么多年,终于拿下了张家,你也跟着立下大功,张家下去了,皇上就可以大展手脚,自然会重用你。”

    李煦躬身道:“都是程大人栽培。”

    “好了,有什么话日后再说,”程如海道,“不要再耽搁,立即去办差吧!”

    说完这话,程如海转身上马,临走之前不忘了嘱咐李煦:“还有那宋成暄,皇上虽然用他,对他也不是很放心,你要仔细着些。”

    李煦应下来。

    程如海离开,李煦目光落在京中的街面上,他没算错,程如海对皇上忠心耿耿,手中握着皇帝的眼线,依靠程如海,就能获得皇上的信任。

    他去常州之前就知道了,皇上很快会向张家动手,办完常州的案子,他一直跟在程如海身边,事无巨细将自己对慧净的猜测全都据实禀告。

    皇上对付太后党,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果然程如海接到旨意,他们在暗中做好了一切准备。

    他也猜到皇上会启用宋成暄。

    以宋成暄的本事,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袖手旁观。

    聪明人都懂得何时为自己借势。

    徐清欢就在宫中,他们里应外合,先取了头筹。

    “李大人,有人要见您。”

    李煦顺着声音向旁边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斗篷的女眷站在那里,那女眷轻轻地抬起头,露出姣好的面容。

    那是庾三小姐。

    李煦知道庾家来了京城,不想要与庾家来往,就没有让人去打听庾家人行踪,庾三小姐出现在这里,想来也得到了一些消息。

    李煦走了过去。

    “九爷,”庾三小姐上前行礼,“我有两句话,想与九爷说,不会耽搁九爷太多时间。”

    庾三小姐说完立即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函:“九爷,我知道张玉慈在北方的生意,现在张家出了事,为张玉慈办事的掌柜,必然会将一些证据带离京城,张玉慈虽然倒了,还有北疆的张玉弛和太后娘娘在,只要他们将钱财留下,将来还能东山再起。

    但如果九爷捏住他们的咽喉,呈给皇上,说不得皇上就会让九爷去北方查那张玉弛,这样九爷就能大展手脚,张玉弛在北疆作威作福,北疆的百姓早就已经苦不堪言,九爷为民除害,就会得到百姓的拥护。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宋成暄已经十分风光,九爷不能让他占尽好处,宋成暄自持在东南立下功劳,做事太过锋芒毕露,皇上不一定对他有多少信任,定然希望有人能与他平分秋色,九爷定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才会带人来到这里。

    我此次来京城是为父兄打听东南卫所的情形,凑巧赶上这桩事,想到庾家眼线查到的消息正好堪用,急忙来寻九爷。”

    庾三小姐说到这里,抬起头看李煦,只见李煦表情依旧冷淡,仿佛并没有动心。

    庾三小姐道:“九爷不用怀疑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九爷不用觉得欠下庾家人情。

    九爷假以时日拿下张家,庾家也少了心腹大患,我这一趟是为庾家谋利。”

    庾三小姐说完将手中密信递给李煦。

    李煦没有去接那信函。

    “李大人,”吏员匆忙过来道,“宋大人带人正要出城去。”

    宋成暄已经将张玉慈府上的事办好了吗?现在急着出城是为何?

    庾三小姐站在那里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李煦的答案,仿佛无论李煦怎么选择她都会欣然接受。

    李煦吩咐手下人牵马,然后转头去看庾三小姐:“让三小姐费心了,朝廷大事,非李煦一个人能够决定,果然有需要庾家帮忙的地方,李煦必然上门拜会。”

    庾三小姐点了点头:“希望九爷此行顺利。”

    李煦翻身上马前行。

    等到李煦走远了,庾三小姐只听玉竹道:“这李九爷也太……真是辜负了小姐一片心意……”

    “不会的,”庾三小姐看向李煦,“他不是出城去了吗?我安排的人就在城外,李煦想要与那宋大人一争高下,就会用到我的人。

    男人啊,都是要脸面的。”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742/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