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自请

小说:锦若安年 作者:酌颜 我要报错
    没一会儿,御医背着药箱火急火燎地赶了来,见着郑皇后正要行礼,郑皇后却已忙道,“不必多礼,先快些进去看看侯爷再说。”

    “是。”御医匆匆应了一声,便是又着急忙慌进了殿去。

    御医进去后不久,庄老也赶了来,却不止他一人,永和帝也被惊动了。

    只永和帝脸色不太好看,待得庄老也进了殿中,他便是再也压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叱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这可是朕的内宫,哪里来的贼人,这般大胆,居然伤了靖安侯?”

    “陛下,那贼人怕是冲着晟哥儿来的。不过是恰恰好被靖安侯撞见,这才横生波澜。晟哥儿此时已是不见了,他的乳娘,还有看顾他的大丫鬟,都是一刀毙命。”郑皇后见永和帝气得脸色都变了,一边回话,一边绕到了靖安侯身边。

    永和帝听罢,脸色更难看了,只神色间却带出两分疑虑来,“冲着晟哥儿来的?”

    永和帝自然会疑心,晟哥儿不过一个刚满周岁不久的孩子,如何会引来贼人这般大动干戈?他头一个想到的,自然是燕崇......难道是狄人报复?

    不!狄人如何能在皇宫大内如入无人之境?

    “是萧綦。”裴锦箬语调淡淡道。

    “什么?”永和帝一惊,郑皇后亦然,两人都是不约而同怔望向裴锦箬。

    裴锦箬此时面色沉静,转头朝着两人蹲身道,“方才,臣妇赶至时,父亲尚有神志,是他亲口所说,掳走晟哥儿的,乃是逆臣,萧綦。”

    永和帝眸中惊色一重,又一重,萧綦......他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永和帝几乎忍不住惊问出来。可电光火石间,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若有所觉地瞥了裴锦箬一眼。

    之前,裴锦箬到底是被何人掳去,因着情况特殊,他们又都心怀愧疚,便自动揭过不提,无论是永和帝、郑皇后,甚至是靖安侯,都没有问过一句。

    但不问,不代表他们心中没有猜测。

    只是,若是萧綦的话,那么眼前的一切,便都可以解释了。

    那一日,萧綦逃了,说不得,根本就未曾逃出宫去,而是在宫内藏匿了起来。

    他自小在宫中长大,要在这偌大宫城中,寻个栖身之所,藏上这么几日,并非难事。

    心下已是信了,永和帝便是抬手招来徐泾道,“你已是听见了,先去盘问陈美人,若那逆子果真这些时日都藏匿宫中,说不得,会与她见面。另外,派人在宫中各处给朕仔细搜,他说不得根本还未曾出宫也说不定。”

    徐泾领命而去。

    永和帝心中转过万般思绪,脸上的神色变了,咬着牙,在心底默默骂着萧綦那个逆子。从前不觉得,这些时日来,越发觉得他心性是长歪了的,已是无可救药。

    “真是那个逆子.......他想要做什么?”这个时候了,他难不成还想着用晟哥儿来要挟什么?要挟永和帝,自是不可能的,若是要要挟靖安侯,便不会将他重伤至此,那么,只能是要挟燕崇,或是裴锦箬了?永和帝的目光带着探究,望向了裴锦箬。

    裴锦箬恍若不觉,只是语调淡淡回道,“他要做什么,想必过几日,自会明了。”

    永和帝蹙了蹙眉心,正待问什么。

    这时,殿内却是隐隐有了动静。早前那个御医与庄老一前一后从殿内走了出来。

    永和帝暂且将疑虑压下,望向两人道,“靖安侯伤势如何?”

    那御医和庄老行罢了礼,略微斟酌一下,才回道,“回陛下的话,侯爷伤得不轻,那刀若再深一寸,怕是神仙难救。即便如此,也算救得及时,也要侯爷安然度过这两日,才算得逃过一劫。”

    永和帝皱了皱眉,“你们小心看护着,要用什么药,尽管开口,库房中有的,朕绝不吝惜。你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治好靖安侯。”

    御医和庄老自然都是迭声应是。

    郑皇后在边上小声提醒道,“陛下,您看,靖安侯伤成这样,怕是最好不要过于挪动。锦箬到底是个女子,又有孕在身,怕是侍疾起来不太方便,不如将燕峑唤进宫来,可好?”

    按理,这里是内宫,靖安侯不该留下。

    可是事急从权,永和帝从不是那等顽固不化之人,听罢郑皇后的建言,点头“嗯”了一声,“也好。这便让人去靖安侯府传唤燕峑进宫侍疾。”

    “不如让臣妇去唤三弟进宫吧!”这时,裴锦箬却是骤然开了口。

    “你要出宫去?”永和帝挑眉望向她,神色间含着满满的疑虑。

    郑皇后望着裴锦箬,亦是满满的不赞同。

    裴锦箬神色沉静,蹲身敛衽,深深一屈膝道,“陛下,晟哥儿如今落在萧綦手中,臣妇心下实在难安。思来想去,他待如何,回了靖安侯府,他递消息来,总也要容易许多。还请陛下念在臣妇爱儿心切的份儿上,容臣妇这一回。”

    “锦箬,你怎的这般糊涂?他掳走晟哥儿,没准儿就是冲着你来的,你在宫中,尚且安全,若是出了宫去,那......”郑皇后是真正关切裴锦箬,听罢,便是急急劝阻道。

    只她话还未说完,却是被身旁的永和帝轻轻一扯,她蓦地警觉,转头望向永和帝沉寂的侧颜,便是住了嘴。

    永和帝望向神色自始至终沉静的裴锦箬,“你......当真想好了?”

    “想好了,还望陛下成全。”裴锦箬深深一福。

    永和面色几转,终究是点了头,“好,朕便依你。朕待会儿让徐泾挑二十名好手,交予你全权调度。”

    “多谢陛下体恤。”裴锦箬躬身谢恩。

    郑皇后上前将她扶起,望着她,很有两分无奈,最后,只得叹了一声道,“靖安侯这里,你且放心,本宫自会着人好好看顾,又有庄老在,你可安心。”

    “多谢娘娘。”而后,又转向御医和庄老,“有劳二位。”

    既然说定了此事,裴锦箬也无意多留,当下便是与帝后告辞离去。

    转身走到偏殿门口时,恰恰与行色匆匆归来的徐泾撞了个正着。

    后者敛了步子,朝着她一拜。

    她点了个头,与徐泾错身而过时,步履微微一顿。

    隐约间,可以听到身后徐泾的回话声,“......臣赶去时,已是晚了,陈美人已然吊死在了梁上.......”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767/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