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尘缭绕,长龙般的碎石土屑聚集卷隆覆盖着石崎诚一郎的身体。

    泥土从跪下的双膝到大腿,再到腰部,脖颈,直到最终完全吞没了头颅,一切不过是几秒内发生的事情。

    “咯吱。”

    不知是石土挤压,还是骨骼肌肉被捏断,泥土包裹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听到便牙酸,这里面的人到底经受着多大的痛苦?

    但石崎诚一郎在这一过程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整个人像是古埃及的法老死后做成的木乃伊,紧紧包裹,然后永久埋葬。

    【秽土转生!】

    泥土木乃伊周围忽然出现发光的圆圈,圆圈范围不大,但还是给人制造出了极致的恐慌感,紧接着便是在圆圈内部升起耀眼的光芒,好似军用的大功率探照灯。

    大地在颤抖,赶来的官员嘴唇干涩喉咙发痒,弱弱的向后退着身子。

    “他是要做什么?”

    “不,不用担心,黑无常对人间没有危害。”

    “但这里可是和之桥,经济中心!”

    “什,什么?复活死者?”

    水野眯起眼睛,从足立区到中央区,一道无形的查克拉通道自天穹而降。

    黑无常这具分身虽然面色如常,但要不是本体一直在灌输着查克拉,早就因恐怖的消耗直接原地瓦解,不愧是禁术,哪怕是因为亵渎死者而被拔高到禁术一级,但对查克拉的消耗非同小可。

    “诚一郎!”

    看着被泥土覆盖的丈夫,石崎夫人终于忍不住出声,死死的攥紧双手。

    这样真的值得吗?

    “嗯?”黑无常抬起头,周围的人也顺着无常的目光看向天空。

    东京的天空看不见星星,而且由于横田基地航管空域的存在,黑夜天幕上也极少有飞机飞过。

    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没有驻岛美军的允许,岛国飞机不得在东京上空通过,虽然几十年来条例宽松了不少,但民航客机依然受到严重影响。

    1971年的雫石空难就是源于横田空域的存在,岛国民航客机不得不在狭窄的可飞空域间航行,这些可飞空域由于和军事基地的训练空域重叠,战斗机经常与客机擦肩而过,最终这些概率上的失误酿成了空难……

    黑无常到底在看什么?

    仰断了自己的脖颈,众人还是没有看到黑黢黢的夜晚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灵魂吗?和石龙大斗一样。】

    水野看到了一枚蓝紫色的光团从天空飞来,速度极快,目标明确。

    这是灵魂的模样,看来不光是与自己签订契约的下属能机缘巧合下出现灵魂,就算是普通人也依然有灵魂存在,不过自己却没法直观的看到灵魂。

    火影世界中似乎也是如此,灵化之术、尸鬼封尽,都只是模糊的提到了灵魂,也没见忍者和鬼魂打起来。

    那么这些灵魂又生活于哪里?以怎样的形态存在?这是火影原着都没有解释的事情。

    高速飞来的灵魂准确无误的落在圆圈中,本就旺盛的光芒瞬间更加明亮起来。

    这下就是普通人也知道发生什么了,魂魄归来!

    黑无常抬头看着的是灵魂,世界上真的有灵魂这么一回事。

    “欸。”

    水野轻轻叹了口气,对夫妻二人来说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隆隆!”

    平整的地面剧烈抖动,一具棺木骤然升起,将石崎诚一郎的木乃伊囊括在其中。

    这是没有哀乐的葬礼,前来‘送葬’的人也没有人有悲凉之意。

    “这是什么?”

    “棺材,看不出来吗?”

    “当然看得出来……”官员吞咽了口唾沫,平视着这具并不高大的棺材,“死者苏生……成功了吗?”

    一米多高的小型棺材矗立在地面,灰尘在棺木出场的瞬间就被镇压的飘飞而出,周围人立马捂住口鼻,根本不敢呼吸到从地下而来的灰尘。

    这说不定是从‘九泉’下带来的东西,凡人吸入口中谁知会不会发生可怕的异变。

    “诚一郎。”石崎夫人向前扑倒两步,眼中流出泪水双肩抖动的匍匐在棺木前。

    丈夫死了,儿子也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遭遇了不幸。

    “噗嗤!”

    棺板轻轻打开,白色的气体像是煮沸的水汽噗嗤喷出,现代都市的东京迷幻间有了蒸汽波的感觉。

    一道小小的身影站立在棺材中,他睁大眼睛茫然看着这方世界,缓缓踏出了脚步。

    他身上身上穿着被尖锐刀具划烂的衣服,皮肤上却不见伤痕,但被复活者的肤色并不正常,没有半点活人的光泽,只有淡淡的灰黑色,和尘土一般。

    最显眼的还是那一双眼睛,眼白处全部是黑色,只有瞳孔才如正常人一般。

    邪恶,看到这眼睛的瞬间就让人升起邪恶的感觉。

    “妈……妈妈?”

    小男孩眨巴了下眼睛,看着跪在面前的女人偏头思考了半分钟的时间。

    二十多年的时间能改变许多东西,比如生死,比如衰老,比如面貌,要说唯一不变的也就是岛国的经济形势。

    小男孩最终才迟疑的喊出妈妈二字,听到这声音的瞬间,石崎夫人的眼泪便不受控制的奔了出来。

    “俊平,俊平!”

    石崎夫人向前伸展着胳膊,一下将俊平揽入怀中。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用怎样的心情才合适,是失去丈夫的痛苦,还是失而复得的欣喜。

    石崎夫人闻着儿子身上的气息,神经一时间陷入了迷幻中。

    儿子身上为什么有丈夫的味道?就像在俊平幼小的身体下藏着丈夫的骨骼,两人重叠在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抓着俊平的头发,嘴中一直说着对不起。

    “妈妈。”俊平害怕的看着周围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妈妈。”

    这些人的眼神好可怕,就像在看什么怪物,而且为什么这样的眼神是盯着自己的。

    他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略略的讶然后直接害怕的哭出声来。

    秽土转生者虽然近乎不死不灭,但依然会受伤流血流泪。

    “这,这……”

    复活的术法成功了!

    黑无常真的将死者召唤而来!

    这是何等的伟力!

    超自然厅的高官手脚发冷,但内心却一片火热。

    他身旁的财务大臣更是全身上下都在发烫,听说有黑无常出现,他这名内阁副总理兼财务大臣直接亲自前来,算得上是以身涉险了,只是这以身涉险也带着明显的目的性。

    “快,快上去和黑无常大人搭话,别让他走了!”

    财务大臣拍着警察的肩膀,钻进的拳头放在胸口,眼里放射出光芒。

    “黑无常大人……”

    黑无常没有搭理超自然厅警察,看着石崎夫人说道:“这只是短暂的复活,我没有权力让一名死者永久复活,在归来七天后他将重回地府。”

    “天道有常,将其复活已经是在违逆天道。”

    “要想完成真正的复活,只有得到泰山府君的首肯。”

    石崎夫人一边抱着儿子的后脑勺,一边止不住的对着黑无常叩首。

    “所有事情都必须付出代价,石崎诚一郎的灵魂将会在地狱中承受苦难,直到洗清了亵渎亡魂的罪孽后才能重入轮回。”

    又深深的看了眼周围人,黑白无常骤然消失在夜幕中。

    “他临走前是不是看了我一眼?”财务大臣蹙着眉毛,不确定的对旁边秘书长说道。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黑无常的眼神,似乎藏着什么深意?

    …………………………

    俊平的复活对个人家庭来说是幸运,但之于国家就是棘手事态。

    石崎夫人还没有和儿子说上几句话,弥补下缺失了几十年的亲情,官府就动作迅速的将两人带走,昨晚趁机溜掉的人也在官府的追踪中,务必不让半点蛛丝马迹泄露出去。

    甚至就连这条街道的地板砖都被掀去了一层皮,乃至于要挖掘到地下水,找到真正的‘黄泉之下’。

    黄泉概念最晚起源于华国商朝,商朝的贵族墓葬埋藏极深,腰坑必须在周边区域打出的井水深度之下,也就是深及地下水,贵族墓葬不一定殉人,但一定会殉狗,有时也会为了殉狗的坑中陪葬一名殉人——在贵族眼中,好狗比奴隶重要得多。

    虽然后世没有了相关的埋葬要求,但埋葬需藏于地下水之下却在历史长河中演变成了黄泉概念,并且在东亚地区广为传播。而殉狗作为使者牵引亡魂进入冥土的习俗,也流变成农村地区出殡时的‘引魂鸡’‘送终鸡’的习俗。

    可惜一直向着道路下挖出了深坑,官府还是没有发现地府的踪迹,不过这也在他们的预料之中,若是超凡居所如此简单就能被发现,那人类世界恐怕就不会走上科技道路了。

    “此路禁止通行。”

    金融从业者第二天照常来上班,但所有车辆都被拦在封锁线外,就算是步行也无法通过,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警察认真完成着自己的职责。

    他们都是岛国的中产阶级,最是珍惜眼下的一切,看着森严的警车和一系列封锁迹象,知趣的没有问什么,直接低头快步绕路。

    云集在港区的各国大使馆也不知隔壁中央区发生了什么,但直觉告诉这些出色的外交人员,东京又发生了重要的超凡事件,不然早就‘麻木’的岛国官府不会如此恐慌!

    此时的横须贺基地已经闹翻了天,无数相关专家从睡梦中被叫醒,听到要研究的课题后,他们脸上来不及露出不耐烦的起床气就被巨大欣喜所取代。

    “amazing,这怎么可能。”黑发的意呆利裔阿妹莉卡专家两只眼睛瞪得死死的,“怎么可能会有人死而复生,这是圣主吗?”

    “不要亵渎圣主,这个孩童并不是死而复生。”

    “是以一种特殊的状态存活于世界上,没有心脏,但有血液流动;不用进食;质量诡异;睡眠对他并不是必要,但就像零食般,依然会需要。”

    “这太诡异了,是吸血鬼?有理智的丧尸?”

    “不完全的复活,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若这便是复活的话,和普通人差距有些大啊。”

    “不,这种复活才是完美的复活,抛掉了人类的吃睡功能,完美的人类。”

    “皮肤组织的化验结果出来了!”

    “怎么样?”

    “很……很诡异。”高成晶夫推了推眼镜框,“没有角质层、透明层、颗粒层……是泥土,石崎俊平的皮肤是泥土,你们能相信吗?”

    众多专家面面相觑,有人不敢相信的看着检验报告,有人却似乎已经麻木了,用科学解释玄学?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天真的说法,说不定哪天早上起床,就发现地球是个平面了。

    “是我们不知道的某种神秘能量,维系着复活的俊平,就像提线傀儡般,但我们现在还无法观测到这能量的存在。”

    几名专家的想法很对,特殊能量就是查克拉,但连水野都无法分析解剖查克拉的机理。

    “妈妈,我好怕。”俊平握着母亲的手,他只是四岁的孩子,对世界尚且懵懂无知就死去,睁眼醒来后连母亲都变化了模样,现在又被一群人隔着玻璃包围着。

    “不用怕,不用怕。”石崎夫人眼神中都是溺爱,只有七天的时间,七天后俊平就要回到死者的世界。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妈妈。”

    “快了,快了,我们马上就回家。”

    什么时候回家?

    石崎夫人也不知道何时回家,她向官府恳求过回家,但这间基地中的人员只是不置可否。

    开玩笑,就七天的时间,全球唯一的样本,珍稀程度比东海村核临界事故的倒霉蛋都还要珍惜。

    石崎夫人珍惜七天的时间,官府也同样如此,乃至更甚,死亡者的世界向他们打开了神秘帷幕,从地府归来,死而复生,一切都充满了让人着迷的气息。

    “石崎夫人。”

    房门打开,穿戴着生化服的科研官僚走了进来。

    “啊,请问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将肤色怪异的俊平护在身后,中年的石崎夫人挺身向前。

    “啊,我们还有一些问题要俊平小朋友解答。”

    科研官僚手中拿着九十年代东映特摄的玩具,俊平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你是从何处而来?

    那里是怎样的世界?

    死后,究竟是什么样?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843/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