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白从梦中醒来。

    他之前所沉浸的梦境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术法,对他也没有丝毫威胁,只要杜白想或者感受到丝毫危险,他都可以随时从梦境之中脱离出来。只不过,他选择了在这梦境之中静静地看完,

    那可真是一个无比漫长的梦境,在这个梦境之中,他完完整整看完了严崚山的一生,那个被他当做一生大敌看待、警惕了半辈子的存在,他那波澜壮阔的一生。

    严崚山真的已经完全消亡了,这个一直存在于自己心中的阴影竟是从未存在过,他就像是个傻子一样,小心翼翼地过了半辈子,就为了这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威胁。

    杜白笑出了声,那笑声是如释重负,也是讽刺和自嘲。他就这样笑着,然后睁开了眼睛。

    接着,剑仙阁下便愣了愣神,因为他面前空无一人,本应该在的严渊和他带着的那个六扇门成员都不在。他还以为这两个会等到他清醒过来,再一起去对付那个杀戮之神的,毕竟在完整体验了严崚山梦境之后,他与严渊就彻底没有任何战斗的理由了——不过本来也没有啊,只要确定严渊是严渊而不是严崚山,他们本就没有任何理由战斗啊,天知道严渊受了什么刺激,忽然要和自己决斗来着的!

    想到这里,杜白有些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不过很快,他就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摸向了自己的怀中,快速地摸索了几下之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骂骂咧咧地看向天空:“靠!原来打的是这么个注意啊?!你特么不是刺客吗,怎么改行做小偷了?!”

    严渊的气息从他所看向的方向传来,他也就自然而然地看向了那个方向,但是当他看向天空之时,杜白一下子就愣住了。

    进入他眼帘的是什么?是漫天坠落的火雨!是不断凝聚扩大的飓风!是……被击落下来的严渊!

    杜白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只见他一翻手,新剑杜白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杜白将这柄长剑甩出,并三步两步地踏至长剑之上,朝着京城中心的上空御剑飞行而去!他原本打算全速前进,先将严渊接下来再说,不过很快他便看到了一位少女身负机械羽翼接住了严渊,便当即改变了路线,飞剑陡然上拉,带着他直冲杀戮之神!

    飞剑的速度极快,而选择了御剑飞行的杜白也没有将注意力完全放在飞剑之上,他御剑飞行的同时,右手放在胸前捏出一个剑诀,接着口中冷冷地说道:诛仙利、戮仙亡、陷仙无情、绝仙绝义!四剑起,剑阵立!”

    “诛仙剑阵起!”

    四柄通天彻地的巨剑虚影突兀出现在了杜白的前后左右,这四柄巨剑并没有将剑尖对准下方的京城,而是向上齐齐指向了天空。这与杜白之前几次使用这诛仙剑阵时候的情况都不尽相同,杜白从那异界来客那里得到了这套异世界的诛仙剑阵之后,总计一共使用过两次,这一次便是第三次。前两次,第一次用来封锁住阮殷,以此为自己对付严渊拉扯出足够的时间,结果被阮殷操纵着衔尾蛇生生给咬碎了。第二次就是没多久之前,为了关住严渊而弄出来的,结果还没成型就被严渊生生冲出去了。光看这仅有的两次战绩,杜白的诛仙剑阵简直一点牌面都没有,但是实际上,前两次无论哪一次,他都没

    有发挥诛仙剑阵真正的作用。

    也就是冠绝一世的攻击力!

    第一次诛仙剑阵是用来关注阮殷的,他想杀的是严渊(或者断绝他晋升天阶的可能性),自然不用对阮殷下死手,而第二次,他的杀意也不够彻底,根本没打算真的把严崚山附体的严渊杀掉。但是这一次可不一样,杀戮之神?杀了不就得了!

    杜白站在新剑杜白之上,右手高高抬起,四柄通天彻地的巨剑剑尖同时对准了天空之中的杀戮之神,雾蒙蒙的剑气伴随着笼罩住整个天空的浩然杀气包围住了杀戮之神,这至今未在这个世界里沾染过鲜血的四柄巨剑锁定住了召唤火雨的天灾,静待杜白的一声令下,便会将那杀戮之神直接斩杀!

    刚刚才将严渊击落的杀戮之神猛然定向了杜白,祂那张猴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因为祂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四柄巨剑的恐怖。这四柄巨剑甚至比之前将祂生生镇压到地面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还要恐怖,毕竟那座塔仅仅只是将祂无可反抗地镇压在塔下,而这四柄巨剑,则是可以杀死自己的恐怖!

    但是杀戮之神并没有任何投降或者求饶的想法,祂体内蕴含的、名为天灾的因子让祂不可能停下自己破坏的脚步!祂疯狂地咆哮起来,同时双手对准自己头顶的飓风龙卷张开,那狂风陡然凝聚,化作了极细却破坏力极大的一道风矛,然后对准了自己身下不远处的杜白!

    天灾龙卷对诛仙剑阵!

    “哈!你这畜生居然已经进化到这地步了啊,不过,我还得还梧州城那一撞之仇呢。”杜白面色冰冷,但是口中却毫不示弱地咆哮道:“就凭你这畜生也敢自称神只?!就你也能媲美天灾?!诛仙剑阵,杀!”

    虚幻的四柄巨剑以极快的速度凝结为实体,阴阳两仪在剑阵之中构建分明,八卦字符不断演化,金木水火土五行五属波动在四剑剑锋之上不断回荡、增幅、汹涌、膨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虚影随着四剑所指仰天咆哮、露出獠牙利爪!事实证明,当杜白真的心怀杀意之时,这诛仙剑阵远不是当初那两次所用出来的小打小闹!

    两仪四象五行八卦玄妙齐聚。

    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剑阵立下。

    诛仙四剑直指杀戮之神!

    接着,空间撕裂,时间减缓,能量停滞,物质瓦解。

    四柄巨剑轰然刺向杀戮之神,后者面色疯狂地挥下双臂,那龙卷风矛同样以极快的速度刺下,并且挡在了杀戮之神面前,以一敌四,挡在了诛仙四剑的面前。可是,这看起来同样夸张的龙卷风矛在诛仙四剑面前,似乎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瓦解破碎,根本起不到拦截的效果。杀戮之神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死亡的命运,祂的脸上疯狂消散,有的只剩下一抹……一抹冷静?!

    杜白愣了愣。

    接着,原本遮天蔽日的乌云忽然被冲散,正在倾盆而下的火雨因为乌云被冲散而止住了不少,但是是什么冲散了乌云?

    是一颗陨石。

    祂之前并不是在加大火雨的势头,而是借着火雨乌云的遮掩,召唤这一颗陨石!

    它并不大,甚至还没有之前杀戮之神召唤出来的倒置火山大,但是它的外表在燃烧着赤色火

    焰的同时,还冒着青色的雷光,那是天道最大的武器,也就是天雷雷劫!它的速度已经快得难以想象,天才知道杀戮之神从何等高度召唤出的这颗陨石,但杜白明白,这被青雷赤火的陨石,将是今日京城所面对最恐怖,也是最强的一次天灾。

    “草!”

    杜白毫不犹豫地地再度抬起手来,控制着诛仙四剑越过杀戮之神,齐齐斩向那颗带着青雷赤火的陨石!四柄巨剑一剑一斩,那陨石也无法抵抗这诛仙四剑的威力,顷刻间便碎成了大量碎石,可是这些碎石下落的势头却没有丝毫止息,身上的青雷赤火也没有完全熄灭。杜白的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使用诛仙剑阵对他的消耗同样极大,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可不能就这样放任被斩成碎片的陨石落下。它们和之前的火山山石不同,它们身上的青雷赤火很恐怖,哪怕只沾染零星一些,也足以造成无比可怕的伤害,他必须用诛仙四剑将它们彻底斩碎!

    “哈哈哈哈!!!”杀戮之神得意地狂笑起来,祂重新拿出了战棍,脚下在空中一踏,朝着站在新剑之上的杜白一棍砸去!祂本来想用这颗陨石直接毁灭下面这座城市的,但是却意外帮自己引开了诛仙剑阵这个意外。若是不是陨石正好落下,祂恐怕已经死了。杀戮之神哪里看不出眼前这个人类根本控制不了太久那四柄恐怖的巨剑,此时正是祂的机会,“死吧!”

    杜白脸色苍白,他重心一歪,便先是踩着一块能飞行的滑板一般,踩着脚下的新剑,在空中熟练地划出了一道又一道诡异的弧线,躲避起了杀戮之神的战棍。一边躲避,他一边操作着诛仙四剑不断挥击,将青雷赤火一点点战散。而随着不断鞭尸,甚至将那陨石“挫骨扬灰”,彻底斩成粉末,天空之中的诛仙四剑也越来越虚幻,慢慢从实体变成了无实体的模样。

    终于,那四柄巨剑彻底消失,而随之,青雷赤火的陨石也彻底消失,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杀戮之神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代表了又少了一件能够杀掉自己的东西,但是在祂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御剑飞行的杜白瞬间拉近了他与祂的距离。

    杀戮之神愣了愣神,接着便看到这个男人一把拽住了自己身上的铠甲,不顾火焰灼烧身体的痛楚,一把将自己往地上摔了下去!

    ——什么意思?这有什么用?

    人类这个种族的力量根本比不上杀戮之神,至今为止祂一共也就遇到一个铁心能够在肉体力量上与自己抗衡的,想来整个人类也就总捕头这样一个怪物,其他人几乎不可能有那种恐怖的力量。而眼前这个人类,剑术的确十分精妙,但力量……有这么强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但是杜白有剑。

    新剑杜白一抖,接着仿佛之前诛仙剑阵的气息爆发出来,这股气息一把压在了杀戮之神的身上,将祂往下狠压!

    “还来?!”

    杀戮之神疯了,祂疯狂地咆哮着,没多久之前祂便被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压过一回儿了,那一次祂毫无办法,而这还没过去一炷香时间,自己难道还得再被压一次吗?!

    答案是,没错,祂依旧是毫无办法!

    “你就给我下去就完了!”

    天灾,直坠而下!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949/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