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要不要过去?”

    胖师弟有些不确定地看了看那座有些神秘的岛屿。

    黄大仙低头看了看水面下纠缠的战斗,对着水面喊道:“周游你快点想起自己的本事,想起自己的能力啊。否则的话,可要大事不妙了。”

    他说完,转头看胖师弟和于盛,有些无奈道:“咱们现在最好还是就待在原地吧,无论是哪边,感觉咱们去了,都是帮倒忙,要是真的拖了别人后腿,那究尴尬了。”

    “的确是,说的也是。”

    胖师弟和于盛也深以为然,于是三人都对着水面,用灵力加持的声音鼓励着周游,想让周游大发神威起来。

    另一头,小花瞬间移动到岛屿之内,来到了惨叫声出现的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之上,她隐藏着自己的气息,透过树叶的缝隙往下看去。只见无数闪闪发光的线条和纹路在地面流动着,而穹途现在正躺在地上面目狰狞而痛苦地打着滚,并时不时地发出压抑的怒吼和惨叫声。而消失的穹途的母亲文如碧居然就在一边,她的脸上满是担忧,见穹途痛不欲生的模样,她对身边的高大男人说道:“不如算了吧,我看咱们的途儿并没有什么异常啊?哪里被魔妖神附体了,会不会是你判断错了?毕竟我这个妖神大祭司也没看出什么异常。”

    但男人只是安抚地抱了抱文如碧,轻声道:“相信我,这个魔妖神极其奸诈狡猾,还能够读取他人的记忆,并完美地伪装成他人。之前我之所以受到冤枉,就是这个魔妖神捣的鬼,是他窃取了我的一部分记忆,指使化形妖伪装成我趁我和你外出游玩时,将偏远的一大片区域妖化。甚至,还导致我今天走到了这一步。如果不是那个人,恐怕我就要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了。”文如碧虽然非常的不忍,但是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丈夫。而躺在地上装痛装惨的穹途觉得继续下去估计也没什么结果,他抬起了头,疑惑道:“我完美的伪装,怎么可能被识破?而且就算识破了我,为什么能够如此肯定?你之前不是希望我协助你颠覆文皇,重建文州吗?”

    穹明扯起嘴角,笑了笑:“我的确差一点就变成了那样,不过那个人阻止了我。我也终于明白了,你才是此次千年之劫的祸因。”

    “哈哈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是祸因?你真是太高看我了,我也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千年之劫,如果不由我开启,也会有其他人开启的,这是无法避免的,你现在困住我也无济于事。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的。”穹途一阵阵狂笑之后,不再挣扎,而是轻松地躺在地上,枕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天空,他叹息道:“这次,那些人又打算做什么呢?”

    穹明被他的话说的有些动摇,可是那个人对他说的,以及展示给他看的,都是真真切切的,应该是不会作假。可是,为什么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没想到呢?

    一旁的文如碧看出了他有心事,于是关心道:“明哥,你说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人啊?还有为什么前些日子你还是疯狂的,想要颠覆世间一切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理智。”

    穹明摇了摇头:“碧儿你别问我,因为我答应过,不能说。”

    这时悠闲地躺着的穹途笑道:“答应?是发誓了吗?如果没有的哈,不妨说一说,反正现在最大的有可能造成千年之劫的人也被困住了。还有什么担忧的呢?”

    “哼!想套我的话,省省吧你。”穹明随后又对文如碧说道:“碧儿别担心,等子时一到,千年之劫没有发生的话,一切就会结束,到时候我再和你仔细叙说。”

    “别做梦了,千年之劫是一定会发生的。对了,你们是不是忘记另外三个人了?他们可能会遇到不好的事情哦。”穹途有些诡异地笑道。

    “三人?”穹明皱了皱眉头,“哪里来的三人?你是说文皇和李贺吗?他们现在被我保护着,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哦?真的吗?你确定吗?”穹途笑得越发诡异了。

    穹明被他扰的心神有些乱,这时文如碧问穹途:“你说的三人,除了文皇和李贺,还有别人吗?”

    “哈哈哈,还是母亲好,明白了我不是在撒谎。”穹途笑道。

    文如碧:“所以,第三人是谁?”

    穹途:“那我可不能说,除非你们放了我。”

    穹明讽笑一声:“放了你?做梦吧。”

    穹途:“我没必要骗你,如果你不放了我,这次的千年之劫,或许会更加严重呢。”

    “懒得理你。”穹明拉着文如碧消失在原地。等二人走远,穹途坐起身子,朝小花的位置喊道:“他们走远了,小花你可以出来了。”

    小花从树上跳了下来,站在了穹明之前消失的位置,她皱着眉头看着有些邪气的穹途,问道:“你是谁?”

    穹途笑道:“我?我就是我啊,是穹途,或者你也可以叫我这具身体的名字李阳,再不然叫我这身体中的另一个界外灵魂的名字——韩冷也行。”

    “界外?你在说什么胡话。”小花有些愠怒。

    穹途忽然用一种宠溺的眼神看着面色愠怒的小花无奈地笑了笑:“没有说胡话,我就是穹途,也是韩冷。”

    小花不相信,她说道:“你别骗我了,你之前和伯父伯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而且周游他们也告诉我,你就是被困在叛神界的叛妖神。”

    “我是叛妖神,可也是穹途,是韩冷。”穹途依旧是用那种温柔的眼神看着小花,他问道:“你忘记咱们之间的记忆了吗?小花花。”这一声小花花叫的非常亲切,仿佛蕴含了万般怜惜,让小花的脸色剧变,她的下巴一阵抖动,眼珠逐渐染色红色,诡异的红光充斥了她的眼睛,她忽然举起手,四周的狂风乍起,四周的树上居然长出了红莲,并且不仅仅是树冠之上,甚至连树身之上也长出了红莲。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4954/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