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厦G3发生的案件,是两个保安亲眼目睹的。按照大厦规定,保安在晚上九点半商厦停止营业后,每隔一小时就得巡视所负责的楼层一圈,同时在签到本上签字。这两名保安在九点半开始每隔一小时巡视一次,没有发生任何事件,不过却在凌晨三点那次巡视的时候,其中一名保安发现了G3停车场内有人在走动,而且不止一个人。

    保安甲很疑惑,因为这个时间段不可能出现那么多人,但因为之前发生过楼上有人在公寓里聚会,酒醉后要驾车,与保安发生冲突的事件,所以两人很警惕,担心会有类似的事件发生,马上呼叫了其他班组前来支援。

    其他班组赶来支援,坐电梯下来也得两三分钟,也就在这两三分钟内,之前他们看到的那批人离奇的消失了,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其他班组的保安以为他们在恶作剧,痛斥他们一番离开,等同事离开,两名保安继续巡视的时候,又发现密密麻麻的人站在停车场内,那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所有人都呆呆地站在原地,低着头看着地面,也不发出任何声音。

    此情景将两名保安吓坏了,因为不可能突然间冒出来那么多人,除了闹鬼还会是什么呢?两人随即奔回值班室,将门紧紧关上,然后用对讲机通知其他人,可其中一人查看监控的时候,却发现监控中根本看不到那些低着头的人。

    当然,其他同事也以为他们还在开玩笑,并未搭理。

    两人第二天将此事汇报,却因为其他班组的证词,认为两人在恶作剧,不予理会,毕竟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会影响营业的,自此两个保安多日来都看到这种事,最终一人辞职,而另外一人将此事告知给了某个自媒体,自媒体带着人去拍摄,却被大厦管理者发现,将第二名保安开除。

    不过,自媒体拍摄人员也亲眼目睹了该事件,虽然没拍摄下来,却用文字详细记录在了网上,此事闹大之后,并未受到古科学部的关注,因为这种都市传说太多了。

    大概是一星期之后,停车场G2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但这次的事件比上次动静还要大,经历这次事件的就是曾支援G3停车场的保安组。这两人在凌晨巡逻完毕后,回到值班室,准备休息一会儿,吃个宵夜什么的,没曾想,在两人刚落座的时候,就看到值班室的窗外站着一个女子。

    女子的突然出现,将两人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其中一人立即问:“你要干什么?”

    女子穿着一身老旧的卡其色的工装,就站在那窗户外,用呆滞的眼神看着他们,一语不发。

    其中一人立即开门出去,想问问怎么回事?谁知道当他出去之后,却发现窗外根本没人。他正觉得奇怪,返回屋内的时候,却发现那女人依然站在窗户外,这一瞬间,查看的那人毛了,险些摔倒在地,一时间话都说不清楚了。

    另外一人见状,忙问怎么回事,他发现同伙脸色惨白,心里也有些发毛,等他出去查看也没有看到那个工装女子,他再回来的时候,发现同伴指着窗口,他扭头看去,窗口那里什么人都没有,那女人好像消失了。

    “啊!”就在那人要询问同伴怎么回事的时候,同伴尖叫一声,直接冲进了值班室的里屋中,此时这家伙才意识到什么,缓缓转身后,发现那女人就站在自己身后,而且是紧贴着自己的那种,一扭头刚好凑近她那张面如死灰的脸。

    这名保安虽然被吓到,但他却和另外一人不一样,他举起拳头就打了过去,谁知道什么都没有打到,而那女人也在瞬间消失了。

    两人也将案件汇报给了上级,上级觉得奇怪,一组人也许是在恶作剧,但第二组也发现了类似的事情,那就有点奇怪了?于是亲自带人来查看,没想到,他们不仅遇到了那个女人,还遇到了其他更多的神出鬼没的人,那天晚上,管理层人员和保安吓得没人敢进入停车场内,带着恐惧在办公室内睁眼坐了一夜。

    这件事最终也被那家自媒体获知,但商厦管理层却支付给了他们大笔的费用,希望他们不要报道,因此自媒体将之前所发表的所有文章全部删除。

    唐安蜀道:“也就是因为他们删除了报道,才被古科学部检测到,觉得这件事有问题,于是约谈了自媒体负责人,负责人见警察找上门来,不敢隐瞒,拿出了之前的所有资料,甚至还有他们和商厦管理层的录音。”

    尉迟然看着资料:“自媒体这群人留下录音是打算勒索吧?”

    “没错,看样子应该是这样,”唐安蜀起身倒了杯茶,“第三个案子,发生在超市,当时是晚上21点15分,超市即将关门,已经在广播告知了,但还剩下了少部分的客人,超市工作人员开始让那些客人离开,却发现大批人依然聚集在生鲜区域徘徊,于是上前,却发现那些人根本不搭理他们,最可怕的是这些人触摸不到,却可以看到,超市的人吓坏了,几乎所有人全部跑离,有个胆子稍大的员工跑回去,而他的目的是拿手机拍下来,放在网上可以吸引关注度,谁知道,他的确是拍下来了,可后来却宣称什么都没拍到,还生了一场大病,紧接着就辞职了。”

    尉迟然放下档案道:“我认为,我们单单只是看资料,没有太大的意义,不如过去从第1个案子开始调查,先询问G3负责的那两名保安。”

    唐安蜀靠着桌子仰着头思考着:“我觉得这些案子有点怪。”

    尉迟然笑道:“当然怪了,不怪古科学部也不会去调查,早交给地方部门处理了。”

    唐安蜀摇头道:“不是那个意思,是我觉得他们看到的东西怪,那些算是鬼吧?严格意义上来说算,可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那么多呢。”

    “那些不叫鬼,叫幻冥。”詹天涯忽然间走进了会议室,“这是我们给这些东西起的代号,记住,没有鬼,只有幻冥。”

    尉迟然问:“不能引起公众恐慌,是这个意思吗?”

    詹天涯道:“对,其实很多人已经在怀疑了,我们一直隐瞒也没有意义,但不能将那东西告知就是鬼,只能说是幻冥,幻冥的存在,我们会用科学的方式来解释,要知道,一旦这些与迷信彻底联系在一起,就有人会利用这些做文章的,你们要查的第二个案子就是利用了这些。”

    尉迟然问:“您怎么又回来了?”

    詹天涯脸色很难看:“有人死了,就是曾经负责G3停车场的保安之一,叫陈赋,被人发现死在酒店中,死因是上吊,具体情况你们过去就知道了。”

    尉迟然和唐安蜀稍作准备后,跟随詹天涯进入穿梭通道来到一号平行世界,随后乘车直接赶往了保安陈赋的呈尸地,一家五星级酒店。

    在酒店大门口下车后,尉迟然很疑惑:“他怎么会死在酒店里呢?”

    唐安蜀仰头看着酒店大楼:“还是五星级酒店,这种酒店住一夜,最便宜也得一千多吧?他当保安很辛苦,一个月撑死有五千块吧?最多能住几个晚上。”

    “抽支烟再进去,里面不能抽烟,”詹天涯点燃一支烟,似乎也不着急,“按照酒店的记录,他在这里定了一个月的房间,房费为三万四千块,可我查过他的银行记录,在他辞职前,他账户里只有两千块,辞职之后没多久,账户里的钱莫名其妙变成了十万,我查过资金来源,是通过转账而来的,是他在赌场里赢来的。”

    尉迟然纳闷:“赌场?”

    詹天涯道:“对,赌场,这个之后再说,我们先去看现场吧。”

    三人上楼后,来到了陈赋尸体所在的房间,尸体依然被挂在那,现场很乱,镜子被打碎,电视机被砸,很多东西都被损坏,而且陈赋的尸体上还有不少淤青外伤,手臂也被什么东西割伤。

    詹天涯让那些警察暂时先出去,然后环视屋内道:“你们怎么看?”

    尉迟然和唐安蜀都没有急着发表意见,而是在屋内仔细查看着,小心翼翼的避过周围散落在地上的东西。

    尉迟然看了一圈后道:“这明显是打斗的痕迹,现场应该有第二个人。”

    詹天涯微微点头,看着唐安蜀,唐安蜀转了一圈后,也没说话,继续查看,他看得很仔细,足足看了一个小时,这才走回来。

    詹天涯问:“怎么?有发现?”

    “现场很奇怪,但留下的痕迹却很明显,痕迹是从洗手间开始的,你们过来,”唐安蜀领着两人走到洗手间,指着那面破碎的镜子,“陈赋先在洗手间打破了镜子,是用洗手间里的吹风机砸的,然后他摔倒了,应该是摔倒,因此手臂才会被划伤,他应该是很愤怒,亦或者对某些事很无奈,才会有这种举动,紧接着,他走出洗手间。”

    此时,唐安蜀也走出洗手间,指着门框:“在这里,他又停下来,这上面有血迹,应该是他手臂上的血迹,他靠在这里,然后又冲去倒在了沙发上,沙发边缘上也全都是血迹,他又操起烟灰缸砸掉了电视,然后在屋子里大肆破坏。”

    詹天涯问:“为什么不是人家杀了他之后,伪装成自杀的呢?”

    唐安蜀摇头:“现场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只是看起来有,打斗这么严重,第二个人肯定会受伤,但现场的血痕表明,只有陈赋一个人在流血,如果他打不赢对方的前提,屋内就不会损坏成这样,因为对方可以很轻松制服他。”

    尉迟然觉得有道理,点头道:“这么说,他真的是自杀?”

    唐安蜀想了想道:“严格意义上说是自杀,可他自杀前却很纠结,他不想死,但又必须死。”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512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