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瑶皱着眉头走过去。

    “能蹦哒了?”程连津看一眼秦沐瑶,直接说道。

    秦沐瑶二话不说,直接上手,给程连津的手抓到了桌子上放着,然后闭上眼睛,静静地听脉。

    奇怪,怎么会这样?身子似乎,比以前气息更强了一些。

    秦沐瑶一把甩开程连津的手,“哪个大夫给你诊治的?”

    程连津推给秦沐瑶一杯茶,“许多大夫,一群大夫,一起联手,怎么样,本王是不是强了一点?”

    秦沐瑶撇撇嘴,“想多了。”

    说着抓过茶喝了起来。

    程连津看着秦沐瑶,突然想起一件事,“宰相府的白头翁前几天送来了,放在了你的药房里,”

    “哦,”秦沐瑶随意的应了声。

    “还有,五王妃送了一套戎装给你,”程连津慢悠悠的说道。

    “戎装?!”秦沐瑶一怔,“她送那东西给我干什么!”

    程连津我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你把事情都忘了,狩猎,记得吧?”

    狩猎?!秦沐瑶这才恍然大悟。

    “我这都伤着了,还狩猎?你们是不是想多了。”

    秦沐瑶心虚的说道,她记得当时她可答应了来着。还有那个李琴儿的事情,可是怎么办,这时间根本不够了啊!

    “狩猎的事情,你倒是可以放心,按照本王给你的法子,你肯定会获胜的。不过,李琴儿的事情,本王看你现在想做也做不了了。没办法了,只能让她进门了,本王虽然嫌弃她,但是也可以像跟你一样,到时候不碰她便是了。”

    秦沐瑶听着这话,怎么不对劲儿了。

    “什么叫做对我?敢情你也嫌弃我啊!”

    程连津嘴脸勾了勾,“怎么?没有看出来吗?”

    秦沐瑶皮笑肉不笑,“好阿,让她进门,然后我再给你们调配一个阴阳互修的药,让你们天天都不想出门儿。只想待在床上。”

    “朝天椒!”

    程连津的脸绿了,“这是一个女子该说的话吗?!”

    秦沐瑶很认真的点点头,“是啊,就你面前这个女子。”

    程连津一气,抓起一个核桃,给捏赖了。

    秦沐瑶这一见,赶紧将程连津捏开的核桃抢了过去,掰着里面的肉就吃,边吃还不忘了来上一句,“谢了啊。”

    程连津握紧拳头,好一会儿才松开,“本王知道靠你没用,本王已经想了别的招数,不过,射箭,你从下午开始,便跟本王学起来!”

    秦沐瑶不乐意了,“我伤这还没有好起来了!”

    “没有让你练习骑马!”

    骑马?还想让她练习骑马啊?饶了她吧!

    然而,苍天饶过谁啊!

    下午,秦沐瑶就给抓住在院子里练箭,只不过,练的却不是一般的箭。

    秦沐瑶坐着放箭,射着前面地上的苹果。

    “程连津,你这个东西哪里来的,太好用了!”

    秦沐瑶爱不释手的摸着手里的小箭弩。小巧,可爱,而且可以同时放出五只小箭来。相隔的距离也恰到好处,中间射不中,边上还能射中,对于她这种喜欢射偏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她的福音!

    而且中间还有一个用以瞄准看出去的小木洞,现在程连津训练的就是让她看这个洞瞄准射出去,练习她的精准度了!

    “找人特意给你做的,免得以后你拖本王的后腿。”

    拖后腿?秦沐瑶瞅上程连津,“谁拖后腿了?上次要不是我的毒药,咱们能出得了槐花吗?明明就是你武功不济!没有人家强!”

    说到这里,程连津认真的看着秦沐瑶,“本王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如果本王的武功变好了,本王的身体会不会有所改变?”

    秦沐瑶愣了愣,“这个,我怎么知道。我又不练武,不过练武的人身体都不会太差。你可以试试。”

    程连津点点头,“好,继续练。”

    一连两天,程连津都在教秦沐瑶练习射箭。倒是这到了狩猎的前一夜,程连津却突然给秦沐瑶抓了几只兔子,山鸡,还有一个小鹿几只鸟回来。

    “程连津,你发什么神经啊?你当我药房是家禽园吗?”

    不对,那些东西也不叫家禽啊!

    “这些都是明天狩猎的猎物品种,你可以研究一些,他们对什么过敏,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到他们乖乖投向你,然后可以研制出这种药物来,明天到了猎场,他们为你的药物而来,你不就可以直接拿起箭一戳一个。”

    秦沐瑶双眼一眯,“程连津啊程连津,你什么意思?你傍晚不是说过了,我的箭术可以了!现在又是什么意思!还是要我用毒啊!”

    “不是你的箭术可以了,而是那个箭弩可以。本王担心,箭弩太小,要用猎场的箭,会对你操作起来有些困难。毕竟猎场的箭可不比本王给你练习的小箭利索。再说了,用毒怎么了?你秦沐瑶本来擅长的就是用毒!

    猎场上,其他人都会拿出他们的看家本领来。他们或不是从小骑马,精通马术,或不是从小习武,精通箭术,或不是经常打猎,熟悉动物路数。而你的特长就在毒术,兵不厌诈。只要你不用毒毒死他们,只是吸引他们过去,再将它们用箭射中,谁能看出他们是被毒蛊惑,还是真的被你射中了?”

    秦沐瑶消化着程连津的话,“虽然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是我怎么感觉,还是不是靠我自己的本事?”

    程连津无奈的叹口气,“难道毒药不是你自己的本事?不是你研制出来的?”

    秦沐瑶想了想,“是,”

    “是就是了,按照本王说的做,有备无患。”

    秦沐瑶看一眼小兔子,皱了皱眉头,“好吧。”

    程连津这才拍拍秦沐瑶的肩膀,“好了,别太晚,本王在外面练剑等你,”

    说着程连津走了出去。

    秦沐瑶看着程连津的背影,琢磨着程连津的话,什么叫做他在外面练剑等她啊?谁要她等了?封她干什么?真是!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外面刷刷刷的剑声,她的心却安定了许多。

    ……

    第二天清晨。

    “怎么样?”

    秦沐瑶换了一身男装站在了程连津的面前。

    程连津看了看,“这是不是本王的衣服?”

    怎么看上去有点儿眼熟了。

    “对,就是你的,我给剪短了些,正合适,”说着秦沐瑶还转圈儿给程连津看了看。

    程连津的脸都黑了,“不行,换掉。”

    秦沐瑶不满的停下,“怎么就不行了!”

    程连津叹一口气,“虽然穿男装方便,但是你想想,父皇,皇后,都在。你让他们看见你穿一身男装,他们会怎么想?”

    额,好像是有点。

    “我不会穿朝惜华送给我的戎装,朝惜华肯定有一件一样的,等着羞辱我了!”

    秦沐瑶拒绝的说道。

    程连津撇撇嘴,“你真当本王的王府穷到为你准备一身戎装的钱都没有了吗?”

    “所以你是给我准备了衣服?”秦沐瑶眼睛亮了亮。

    程连津横一眼秦沐瑶,“进去换了出来。”

    “不早说!”秦沐瑶哼哧一句,走了进去,跟着走进去一个婢女。很快这就换了戎装出来。

    一身宝蓝色的戎装,低调中透着奢华,特别是腰间的白色皮质宽条束腰腰带,看上去跟白瓷似的,但里面又像是镶嵌了淡粉色的丝线,不仅不单调,还有点血玉的感觉。

    程连津看着秦沐瑶的身段是不错的,不看脸的话,一切都好。

    “程连津,你这戎装花了多少银子?”秦沐瑶摸着腰带问道。

    感觉这腰带都能值不少银子了,如果拿了卖钱,应该可以换很多药材吧?

    “你可别想着打着戎装的主意!本王送你的每件东西都不能拿出去卖!别给本王丢脸!”

    程连津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

    秦沐瑶撇撇嘴,“哦,”了一声。

    “走吧,”程连津转过身去,秦沐瑶这才悻悻的跟上。

    一上马车,程连津就将小箭弩装在了一个布袋子里递给秦沐瑶。一边问道,“你研制的药物都戴在身上了吧?”

    “带了,但是我感觉还是跟作弊似的。”秦沐瑶不悦的说道。

    “那你一会儿试试不作弊怎么样吧,猎场里的兔子山鸡,可不是你练习时候的果子,不动弹的。”

    “哼,你不就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嘛,”秦沐瑶翻个白眼儿。

    “你有实力吗?”结果程连津来了这么一句。

    “你!”秦沐瑶就是抡起拳头来。

    程连津轻笑一声,“看你的样子像是打得过谁似的。”

    秦沐瑶愣了愣,随即放下拳头,“程连津,你想跟朝惜华成亲那天那样吗?”

    秦沐瑶阴测测的笑着问。

    “好了,本王不跟你扯。说正事,猎场上刀剑无眼,本王担心有人会对你下手。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你打猎的时候一定多加注意,另外,这个拿着。”

    程连津又是递上一只迷你的短笛。

    秦沐瑶拿在手上看了看,“这是什么东西啊?”

    “如果遇到什么你搞不定的事情,吹响它,本王听到就会赶过去。”

    秦沐瑶这一听,眼睛往程连津身上一打,“那还是算了,我尽量不吹响它吧。”

    程连津这一听,叹口气,“不要逞强!”

    她才不是逞强,只是觉得,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程连津的武功好了。这不是李琴儿也在吗?一个弱爆了的王爷,或许她看不上眼。但是如果让她知道程连津武功还不错的话……她绝对不是舍不得什么,而是多个人,她的药房就多份危险啊!这绝对不成!

    见秦沐瑶不搭理,程连津干脆掀开了帘子往外看去。

    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内心是什么感觉,作为皇子,每年会有春猎,秋猎,还有各种大小猎。但是他却是第一次参加狩猎。

    《医妃当道:王爷不好惹》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喜欢医妃当道:王爷不好惹请大家收藏:()医妃当道:王爷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




欢迎大家访问:老五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65shuku.com/book/95203/740/